当前位置:主 页 > 行业资讯 > 公考杂谈 >

“爱心村”关停之时,也是监管反思之时

2018-05-10来源:山东人事考试信息网

山东考试信息网讯:5月4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爱心妈妈”李利娟创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被关停。此后,爱心村的经营者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被刑拘。从收养100余位孤儿而名噪一时的“河北好人”,到成为被举报敲诈勒索的嫌疑人,李利娟的人生巅峰与谷底,在一瞬间完成了颠倒。

盘点一下时间节点就不难看出,“爱心村”被撤销行政许可,缘由既不仅仅是连续三年没有报年检,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也不过是为撤销行政许可而“履行程序”,实际上,当地民政部门早在去年就开始做取缔“爱心村”的这盘菜,当时就着手就如何安置爱心村的孤残儿童安置工作进行了前期准备。

而今年3月份,“爱心村”在拿到新的资格证书一个月后再因年检问题而被撤销资格,更为彻底取缔爱心村埋下了伏笔。可以说,真正导致“爱心村”被取缔关门的原因,是李利娟在经营“爱心村”期间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把本该接受政府依法监管的民办福利机构办成了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的“独立王国”。

按照当地官方通报的描述,“爱心村”经营者李利娟俨然就是一位横行当地的“女魔头”,不仅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甚至还套取低保资金,利用孤残儿童和弃婴当做“挡箭牌”阻碍重点工程建设,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

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甚至还查出李利娟拥有多处房产、豪车及银行账户存款2000多万元、美元20000元的诸多问题。但问题是官方的这些通报问题,不仅被李利娟收养长大的“孤儿”们全盘否认,即便全部都是事实,又何至于直到如今才“一账算”?

按说,既然是合法成立的民办福利机构,相关部门包括公安机关,对福利机构例行安全检查,抽血采样、消防整改等,如果对方不予配合,相关部门完全可以依法采取措施,尤其是公安机关对收养孤儿的抽血采样,更不能因为“爱心村”经营者不配合就无计可施。另外,官方通报李利娟将32名有家庭、有法定监护人的学生“收养”到“爱心村”装门面套取低保资金的问题,事实真是如此,为何不及早及时依法查处,一定要等到“生米煮成熟饭”?

李利娟在当地“声名显赫”,是众所周知的“四霞子”,但也不可否认的是,没有在社会上的这种强势甚至对法律法规的无知无畏,要想顺利按部就班的把民办福利机构经营发展壮大,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过来,李利娟能够通过强势和对法律法规的无知无畏,在短短的数年时间里,从最开始收养一名弃婴迅速发展到如今100多名“孤儿”的“爱心村”,且在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恰恰说明当地政府的监管缺失以及社会环境状况的恶化。而如今当地政府以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运动型整治方式,并将所有罪名叠加在李丽娟身上,很难说是一种公平。

从以往多家媒体报道和当地官方曾给与李利娟的支持帮助情况来看,李利娟曾经的确也是不折不扣的“爱心妈妈”,正如官方通报中所言,“随着收养人数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接受捐款也越来越多,尝到‘慈善事业’甜头的李利娟,加上对法律法规的无知无畏,一步一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另外,相关报道也显示,李利娟当初因为收养“孤儿”过多、费用过大,不得已甚至卖掉了私人别墅。而政府相关部门也视福利机构为“包袱”疲于过问,对李利娟的某些违法违规行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此李利娟的这种“堕落”,显然也与当地政府某些部门的无原则忍让甚至纵容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如今“欲置于死地而后快”,尽管在法律层面不存在问题,但至少可以说是“不厚道”。

诚然,过去的功劳不能抵偿今天的犯罪,“爱心妈妈”沦为“女魔头”走上犯罪道路,受到法律惩处也是必然,但在笔者看来,当地相关部门也有必要从中引起反思,毕竟李利娟的违法犯罪时间节点均是我们不断完善和推动法治社会的进程中,甚至还多是出现在“十八大”之后,相关部门应当认真思考为什么在社会法制已趋于健全完善的环境下,李利娟和她的所谓“爱心村”还能够为所欲为,有关部门是否存在监管“不作为”甚至失职渎职,作风问题不彻底转变,只是把李利娟和她的“爱心村”拿来“祭奠”,那就不只是李利娟和那些残疾孤儿的不幸,更是我们社会乃至法治的悲哀。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山东考试信息网立场,仅供参考。】

来源:山东人事考试信息网

相关资讯